关于 私信 归档 RSS 搜索

Lancelotios

查看更多 查看更多

[瓶邪]车(11)


  回过神来的时候,我感觉自己已经睡了一辈子那么长,然而残留的燥热却表明我昏过去的时间并不久。

  这种感觉就和极度困倦的时候秒睡一样,感觉上已经过去很久,实际上真正的时间流逝估计只有几分钟。

  

  身上似乎搭着衣服。我试着睁了睁眼,发现眼睛涩得不行,不知道上面糊了多少泪痕汗水。

  还好闷油瓶拔掉钥匙熄了火,我缩在衣服底下,昏昏欲睡地想着。要是我被他干到哭的样子全被他看下来了,那我真不知道以后该怎么面对他。

  

  然而当时的我并不知道的是:那天的月光其实很亮。闷油瓶背着光,所以我看不清他,但我的所有表情他却看得一清二楚。

  事后他告诉我这件事的时候,我简直羞愤欲死,当场就想从床上爬下去,毫无意外地被他拽着脚踝拖回来继续了。

  当然,这都是后话,此处暂且按下不表。

  

  我感觉到闷油瓶似乎在我脚边,但他的状态很奇怪,似乎专注得整个人都静了下来。

  我有点懵逼,但一时半会儿也爬不起来,只能咳了两口,用哑得我自己都不认识的嗓音开口问他怎么了。

  

  静寂中,他说了句没事,然后淡定补充道:

  “刚才震得太狠,车轮陷进地里去了。”

  

  我愣了一下,反应过来的时候整个人都炸了。

  你麻痹的没事,车震震到车陷地里还他妈叫没事。

  

  我的脸上当即烧开了,立马开始担心起自己的后门,下意识想翻起来检查,却被腰部和身下的酸痛一下子又拽回椅子上去。

  

  闷油瓶这时却已经拉开车门下去了,我感觉到他的脚步绕到了车后,没过一会儿,整个车身突然一震,然后向前缓缓挪了一截。

  当时我就惊了。

  

  万万没想到,闷油瓶居然会直接下去推车。我知道这个人力大无穷,胖子和我双手不一定提得起来的黑金古刀,他能单手转出刀花来,但是这样的直观认识也还是太恐怖了。

  

  这辆吉普属于小型越野车,重量怎么说也是有一吨多,他居然就这么给推了起来。

  我的脑中一下子蹦出老汉推车这个词,立刻察觉到自己还活着真的是老天保佑,谢小哥不杀之恩。

  

  闷油瓶跟个没事人似的转身又回到车上,摸出钥匙打着了火,轰鸣的引擎声再度响起,车里重新亮了起来。

  我下意识闭上眼回避突如其来的强光,闷油瓶却已经快速关掉了车顶灯。

  

  黑暗中我感觉到他凑过来,伸手摸了摸我的脸,“睡吧。”

  我想挣扎一下表示自己还能行,但眼皮沉得要命,粘到一起就再也睁不开。他的声音又特别能让我静下心,几乎就是一瞬之间,我的意识就再度模糊起来。

   

   

   

  

  

  这一觉睡得极不安稳。我总感觉自己还在被搞得一晃一晃,浑身又都倦得要命,根本不能算是睡了一觉,只能说是体力实在匮乏而昏了过去。

  

  再度睁开眼的时候,我花了很久,才反应过来自己在哪里。

  

  眼前能看到闷油瓶在开车,他握着方向盘拉着变速杆的形象太陌生了,半梦半醒间,我一下子没有认出来。

  随后我看到他身侧的窗外,棕黑色的山岩飞速向后掠去,已经是白天了。

  

  闷油瓶会开车算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从西沙回来的时候,我甚至见过他开轮船,握着舵盘的样子同样从容而镇定,想来开车什么的更是小意思。

  

  我们出来时,山岩那侧是靠着副驾的,现在转到了正驾那边。我花了三秒钟的时间才让自己醒过神,反应过来他这是在往回开。

  本来我就没打算真的一路南下开回杭州,开回长白松算是必然的结局了。我打了个哈欠,眼泪沁出来润了润,这才能够比较清晰地看到东西。

  

  我发现自己窝在一个睡袋里,估计是闷油瓶从王盟他们的装备里扯出来的。闷油瓶就在我面前,伸手就能勾到,不过我的视野被变速杆挡住了大半,只能看到他也转过头看着我而已。

  

  我和他对视了一会儿,突然觉得哪里有些诡异。

  等一下,这情况不对。

  

  全身上下极度的疲惫让我的思维速度也变慢了,我闭上眼,费劲地想了一阵子,才终于明白了哪里不对。

  

  我睡过去的时候,头是朝着车后座的,但现在我却发现自己朝车头睡着。

  梦游中凌空180°空翻后再睡是不可能的,这高难度动作我做不来,那就只能是闷油瓶做的。

  他在我睡着后,把我抱进了睡袋里,然后翻了个个儿摆过来。这样,他就可以在开车的间隙,很方便地转过头来看我。

  

  这也是为什么我一睁眼,就看到他注视着我。

  

  我心情复杂地瞥了闷油瓶一眼,清了清嗓子,一字一顿地严肃道:

  “山路上呢。别老看我了,好好开你的车。”

  说完我就闭上眼,开始闭目养神。

  

  之前我的计划是和闷油瓶一起把胖子绑回福建那边,让他修身养性外加清心寡欲,现在我觉得这样不行了。

  计划有变,我得回去跟胖子合计合计。

  妈的闷油瓶才是那个需要被抓去清心寡欲的人,我非和胖子一起把他塞瀑布底下冲凉不可。

   

   

   

   

  

  

  

  正文完。


评论(25)
热度(219)
©Lancelotio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