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私信 归档 RSS 搜索

Lancelotios

查看更多 查看更多

[客丧]吊桥效应(18)

  张家的救援在第七天的上午抵达。

  张隆半带着人下到雪谷中的时候,正望见张海客和那个小个子互相搀扶着朝这边走来。

  张海客伸出手遥遥招着,高兴地冲领头的张隆半喊道:

  “叔!”

  

  张隆半和周围人的脚步同时顿了一下,随即不着痕迹地继续朝前走去。

  这不是该在外人面前出口的称呼,之前来时,一路上张海客都做得很好。张隆半略显诧异地看了看已经走到近前的张海客,又瞥了眼他搭着肩头的那小个子,沉默片刻,向他点头致意。

  小伙子愣了一下,挂起拘谨的笑容朝他回了一礼。

  

  之后的路程便乏善可陈起来。一行人按原路返回吉拉寺,在墨脱略作歇脚之后,便马不停蹄赶回林芝机场,随后兵分两路,张海客和刘丧留在八一镇的人民医院接受治疗,剩下的人返回香港本部。

  当然,后面这些都是张海客亲口告诉刘丧的了。

  

  两人伤情不同,并没有住在同一病房。张海客的右肩在飞身扑倒刘丧的时候重新撞得开了裂,好在当时背包挡在上面,倒也没有被落冰砸出更多的外伤来。

  ——断锁骨是酷刑,就算是我也不想再来一次。

  刘丧想起这句话就忍不住想叹气,那自大的家伙终于还是一语成谶,再度由医生给来了一次酷刑。然而他对此也没办法冷眼旁观,毕竟二次伤害的原因同样在于他身上。

  所以,当他看到肩头、脚踝都打满石膏的张海客像个没事人一样推开他的房门时,刘丧整个人都惊呆了。

  

  

  伤脚绑得厚厚实实,连鞋都没法穿。张海客一手挂着果篮,一手扶着墙,硬是身残志坚地挪到刘丧的病床旁,拉开椅子闲闲坐下,好像他只是路过来探个病的患者家属。

  “我来探病的。”

  ……他就真的这么说了。

  

  刘丧下意识想去扶一下眼镜来让自己镇定,但想起来眼镜早就落在了吉拉寺外的雪崖上,一时也只好作罢。没有习惯的动作能做,他摇起床背板后忍了又忍,终于在捏了两圈床栏后找到了自己的话头:

  “……前辈,你是傻逼吗?”

  “我不是,这人才是。”张海客指了指自己的脸,从容甩锅给他山寨的原主。

  

  刘丧无言地看着张海客从果篮中抽出一罐软饮放在案头,捏住罐沿用左手表演了一把单手开易拉环,才听到他若无其事的下一句话:

  “我是来支付报酬的。钱的部分他们回香港了会打给你,我负责人的部分。”

  张海客拿起软饮喝了一口,随手递给他:“之前约好的,关于你偶像和吴邪的事情,知无不言。”

  刘丧看了眼张海客轻松自在的样子,接过饮料罐放到一边,摇了摇头。

  “现在没必要。你这个样子看着太可怜了,刑讯逼供折腾病号这事我做不来。”

  

  “真的不问?”张海客挑眉。

  “日后再说。”刘丧摇头,说着就要去按床头的呼叫铃,被张海客连声拦住。

  

  “等等,稍安勿躁,既然你现在不问,那我就先说我的事了。”

  刘丧抬头,就看到张海客从果篮里捞出一只苹果,握在左手掂了掂,抵上了一直挂在他食指指尖的易拉环。

  “我要向你坦白,其实之前我还瞒了你一件事。”

  

  他说这话的时候一直低头看着手上,刘丧随着视线看过去,就看到那苹果被他抓在手心盘核桃一样地打着旋,易拉环弯起的边沿抵在上面,竟像是刀刃一样地削下了又长又薄的一圈果皮。

  饶是已经看惯张海客各种小伎俩的刘丧,一下子也免不得被这装得闪亮发光的逼给辣到了眼睛,好在对方接下来的话语成功地转移了他的注意力:

  

  “之前找到装备包回来的路上我确实在发烧。不过喊了你之后,我是故意倒下的。”

  刘丧还盯着他手中那只转瞬被削了一半的苹果没有回神,听到这句话之后轻轻“啊”了一声,才终于恍然抬起头看向他的眼:

  “你不怕我万一没有听到、把你冻死在外面?”

  专心削着苹果的那人点了点头,随即抬头望过来:

  “但是你还是来了。”

  

  那眼神深邃而又平静,沉寂的眸底似乎浮动着一些将说未说的话语,刘丧看了一会儿就忍不住移开视线,感到耳根有点莫名发热。

  

  “你不生气吗?”张海客甩掉易拉环,拿起削好的苹果自己啃了一口。

  刘丧看着腿上搭着的薄被,略作思忖后摇了摇头:

  “你还是喊了我,而且我们都活着回来了,这就够了。”

  

  

  长久的沉默。

  

 

  刘丧忍不住转头看去,却猝不及防撞进张海客炽烈而又明亮的目光里。笑意盈在他的眼底、眉角,几乎要从那面容上流溢而出:

  “我算是彻底明白那小鬼和吴邪是怎么一回事了……”

  “——你明白了吗?”

  

  刘丧愣了一下,刚要张口,竟一下子被那只苹果堵了满嘴。

  “用点头,或者摇头来回答就可以了。”张海客轻声道。

  

  

  晌午的阳光从窗边斜了进来,尽数倾进张海客的眼眸里。刘丧从那深褐之中看到了明媚的太阳,和太阳中同样带着热度的自己。

  

  他涨红着脸,几乎是不受控制地点了头。

  

  

  张海客满意地点点头,抽回手就着刘丧楔上去的齿痕啃了一口,朝他灿然一笑:

  

  “乖。”

  

  

  

  

  -FIN-


评论(23)
热度(72)
  1. 杨杨杨Lancelotios 转载了此文字
©Lancelotio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