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私信 归档 RSS 搜索

Lancelotios

查看更多 查看更多

[客丧]吊桥效应(15)

  两人头对头瘫在地上,用大字型摆开手脚躺了很久。直到张海客率先起身,不由分说地把他拉了起来,刘丧才感觉到自己整个人都快冻硬了。

  

  “这种天气出了一身汗还久久不动,再躺一会儿我就只能用冰镐把你敲出来拖走了。”张海客抽回手吐了口白雾,拉回雪镜就转身去提地上的背包。

  刘丧诺诺点头,活动了下手脚,发现全身上下都是凝下来的凉汗。各个关节更是上了冻一般,生涩得能扭出响来,想来是刚才不要命地一路跑来消耗太大,半天都没能恢复。

  

  然而冻住了也还是得走,他们两个好不容易才从鬼门关逃回来,不能在这种地方一激动就丧了命,那太憋屈了,张海客显然没有这种打算。

  

  剧烈运动之后的脑子都是空的,刘丧搓着脸,木木地看着张海客把两个登山包都甩上肩头,这才突然灵光一闪。他两步上前冲到张海客身边,拽过自己的包就背到身后,还难得麻利地立刻把几个搭扣扣得严严实实的,仰头看向张海客的眼神里竟有几分不忿。

  张海客看着他的双眼,心下顿时无奈。这小孩明显是顾及到自己刚才的情况,怕自己再倒下一回。要不是这装备包无论如何不可能给他背起来,估计刘丧都能冲上来抢自己的包。

  

  想着也没有办法,张海客知道他的固执,横起来真的是只能暴力镇压的,也就不再浪费时间,转身径自朝着刘丧来时的方向走去。

  刘丧愣了一下,赶忙从雪地里拔出脚,几步踉跄着追了上去。

  

  这次张海客没有拒绝刘丧的跟随。两人步伐相仿,时前时后,相伴走在无边的雪谷之中。

  

  

  回去的路并不长,力竭之人回光返照般的奔走没有什么章法可言,两人循着刘丧来时脚步翻出的凌乱新雪,很快找回了原本的雪洞。

  

  路上刘丧曾经问过张海客怎么会倒在那种地方,后者解释称是伤口开始愈合导致的低烧和眩晕,说着又把脖子上那圈尚未褪去的纹身指给他看,用三言两语解释了纹身显现的原理后补了一句:“所以你那个山寨货是没有意义的。张家人的纹身平时看不见,只有体温升高的时候才会显现。”

  刘丧被这话噎得脸上一红,随即又皱眉去看张海客,盯着他的脖颈打量两眼后,疑道:“那你现在还在发烧?”

  “当然,”张海客点头,“不过这是好事,说明我快好了,虽然不好也没办法。谷底风大,没办法搭帐篷,我们必须尽快回到之前那个庇护处才行。”

  “……你…”刘丧皱眉,差点要伸手拽住张海客,想了想又忍住了,只得拖慢了脚程,让张海客为了等他也不得不放慢脚步。

  

  “伤筋动骨一百天,你的骨头断到现在一百小时都没有,这怎么可能好?“

  “这个问题解释起来比较复杂,你可以简单理解成——”张海客抬起没有背包的右臂,拇指向心指着自己,回头朝刘丧一咧嘴,“因为我牛逼。”

  “放屁!"

  

  

  

  回到藏身处的那一瞬间,张海客立刻就发现了剩余干粮量的不对。他回头瞥了眼刘丧,而后者只是给了他一个分外坦然的眼神。

  张海客叹气:“其实你不必如此拘谨,我的装备包里物资很全,完全不用这么顾忌。”

  正在往地上卸装备的刘丧摇了摇头,头也不回道:“如果你没有成功,我得去找你,然后带你出去。”

  张海客睨了眼他的背影,笑着跟着摇头。

  

  

  很快刘丧就真切认识到了“物资很全”是什么概念。

  当刘丧已经在张海客勒令之下,用他带来的明炉煮了一锅罐头汤吃下之后,后者还在往地上排着大大小小的各式装备。

  那里面有很多刘丧眼熟的攀岩装备,但更多的是各种他根本看不出来用途的设备,刘丧甚至从角落里看到了一台配发电装置的微型卷扬机。

  

  “你们要去找的东西……被偶像他藏到地心去了?”刘丧难以置信地盯着满地稀奇古怪的装备,忍不住问道。

  “没有那么夸张,不过也差不多。”张海客头也不抬地应了,随手丢给刘丧一沓石棉绒和两个小球,吩咐道:“出去找个上风口把这个点上,我们能不能获救就取决于它了。”

  刘丧捧着怀里破布一样的一堆,看了看对着一地装备陷入沉思的张海客,深吸了口气,快速逃离了这科学怪人般的现场。

  

  

  在风雪呼啸的谷底折腾一个避风处是很难的。尽管现在并没有什么风,刘丧斟酌片刻,还是把石棉绒用冰锥加铆钉凿成了一个防风堆,在中间压出一个窝,放上小球后用煤油点上。

  他没有什么经验,这么做完全是以前流落之时烧土坑的习惯。当煤油层之下的小球成功燃起并开始发烟时,刘丧还是忍不住松了一口气。

  

  烟球燃烧之后熏出来的烟雾是亮黄色的,在天色发暗的黄昏时刻看起来不甚明晰。张海客随手把刚吃完的罐头壳丢到之前划出来的角落,告诉刘丧,这种烟球的颜色代表的是危险求助,可以持续燃烧三天,基本上烟球烧尽的时候,之前的队伍也出来了。

  

  三天,刘丧在心里暗暗盘算了一下。这个时间不长不短,单纯枯等的话似乎也不会有什么问题,但有些东西,看到了不能当做不存在,何况那还有可能和他们原本的目的地有关。

  

  刘丧转过头看向防水布外,紧盯着那块现在已经看不出异样的雪地,吸了口气后,尽可能以平稳的声线道:

  “我之前在这下面……看到过人。”

  

  “人?”张海客几乎立刻就回过头来,理着睡袋的手还停在半空,看向他的眼中满是警惕。

  “人,很多人。”刘丧点了点头,像是给自己壮胆子一般重新深吸了口气,爬出洞外摸着那块冻实了的地面低声道:

  “之前打翻无烟炉时不小心看到的。燃料化开了表面的雪,冰层下面有中空的穹顶。我……看到之后很害怕,所以浇水重新封回去了。”

  说这话时,刘丧的嘴唇都在忍不住发抖。张海客皱眉看了他一会儿,转身从装备堆里扯出来一个连着软管的罐子,跟着出了洞。

  

  他的行动仍有不便,出来之后先是让刘丧拍了拍雪面,确认下面的冰封程度。刘丧疑惑地照做了,手掌砸在雪上,不到一寸便被阻住,下面便是斑驳发白的新生冰层。

  张海客看了一会儿,抓着软管喷嘴半跪在地,掏出打火机对上喷头前侧,一压阀门,白色的火焰顿时喷出,直直射向了冻结的地面。

  

  “我操……氧炔焰?!”刘丧惊呼,而对方只是点了点头,握着喷嘴就开始烧地面的浮冰。

  

  

  这一刻,刘丧再次认识到张家人和普通人之间的鸿沟。

  

  一般的盗墓贼,哪怕再怎么装备精良,也绝不可能带上这么些奇奇怪怪的东西,一是不便,二是用不着。

  而效率至上的张家人则全然打破了这样的常规。他们去的可能都是平常人难以想象的环境,因此对这些特种设备的使用,似乎也成为了不可回避的必然。

  而这些装备,看张海客的说法,居然似乎是是每个人各自配备的。

  

  刘丧再度对这个看似极端团结、实则极端独立的团体感到了深深的胆寒。

  

  

  浮冰消融得很快,没几分钟,张海客就已经在地上烧出了一个直径半米的浅坑。从这个深度已经可以清晰看到冰层下的黑影了,张海客给刘丧递了个眼神,后者会意,咽了咽口水再度趴到冰面上,闭上眼仔细去听下面的动静。

  

  半晌,刘丧撑起身,向他摇了摇头:“只能听出是个空洞,没别的动静。”

  张海客点头,顺着他的视线看向地面,黑影纹丝不动。

  

  “肯定是死物,我们得下去看看。”

 

评论
热度(47)
  1. 杨杨杨Lancelotios 转载了此文字
©Lancelotio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