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私信 归档 RSS 搜索

Lancelotios

查看更多 查看更多

[客丧]吊桥效应(7)

  张海客背着刘丧一步一步地蹒跚前行。冰天冻地的雪谷中,苍茫大地之上仿佛只剩下了这么一双人。

  

  刘丧从那个点头之后恢复了自主呼吸,但神智仍旧没有回归,只能根据张海客的指令做出简单的行动。

  张海客知道这是重大刺激之后的应激反应。刘丧显然是第一次经历这么恐怖的突发险境,再加上之前还动用了全部理智来强令身体动作,现在他能够有这种程度的恢复已属不易,别的就没法指望了。

  

  张海客再次抬手举到刘丧面前晃了晃,然而刘丧还是那副老样子,只有当张海客的手指猛地靠近他的脸前时才会条件反射地眨一下眼,别的时候都是保持着呆滞的视线,一言不发地看向地面。

  张海客认命般叹了口气,拎着刘丧背包的左手揽回人腿弯,把人朝背上顺了些后,继续循着山崖的边际向前步去。

  

  曾经在张家老宅和藏地高原长时间生活的经验在这时体现出了价值,张海客对当下的处境并没有感到一丝绝望,如果不是断了一手一脚还丢了自己的装备包的话,张海客甚至有信心带着刘丧从雪谷下面攀岩而上,截到大部队的前面去。

  然而时境如此,在两人各自恢复状态之前,自主脱身已经不可能了。张海客走近一处雪面平整的陡坡,将刘丧顺到地上,从他的背包里翻出工兵铲开始挖雪。

  

  失去右手助力的现在,平日里易如反掌的事情也显得束手束脚起来。张海客屈膝将伤腿抵在雪面上借力,用半个小时在坡面底部向里挖出了一个四尺见深的雪窝。在抡起铲面四处拍打确定稳固性后,张海客丢了工具转头把刘丧拎了进去,跟着自己也一矮身钻进其中。

  

  “醒醒,已经没事了。”张海客用冻得僵硬的手背拍了拍刘丧的脸颊。

  他没有指望这句话能够唤回刘丧的神智。应激反应的时间可长可短,只能等刘丧自己恢复过来,这句话说出口只不过是给他自己一个心理暗示,像是昭示竣工一样,扶着刘丧靠到洞壁上后,张海客终于松了口气,跟着在他身边坐下。

  

  然而刘丧却像是被这句话打开了什么开关,整个人突然一震,两行清泪顿时从那无神的双眼中淌了下来。

  张海客愣住了。

  

  刘丧的眼泪像是脱离了他的控制,自成体系一样不断顺着脸颊流下,在从下巴滑落之前又被冻成冰珠,很快他的脸上就淌满了一道一道白色的结霜泪痕。

  一开始还是无声的默泪,但马上这种势头变得不可控制了起来。刘丧瞪着眼开始小声地啜泣,随即愈演愈烈,逐渐变成嘶哑的嚎啕大哭。

  

  张海客呆愣了很久才反应过来,这是精神崩溃的体现。在听到自己那句话之后,一直把自己的理智压在最低临界点的刘丧终于失去控制。就像张得太紧的弓突然松劲会崩断一样,刘丧的精神彻底崩溃了。

  

  张海客少有地不知所措了起来。

  

  从小在张家老宅长大,成年后又随海外张家一支四处远行的张海客并没有什么深入接触普通人的机会。

  在童年时期,能够承受训练和放野的孩童都是饱经训练的战士,对情绪的控制是最基本的入门关。而成年以后,海外张家一支基本不怎么亲自下斗,自然也不会陷入令人精神崩溃的绝境。可以说张海客一直以来的认识中,对人的抗压能力都是以张家人的标准来评判的。

  

  这是他第一次这么近地直面普通人的崩溃。如此粗暴、直白却又无法控制,这让张海客完全陷入了手足无措的境地。

  

  刘丧抱起自己的膝盖,整个人蜷成了一个团。声带的僵硬让他没法发出什么哭声来,哽咽之中,只有气流摩擦过喉头的嘶声偶尔冒出。

  张海客试着拍了拍他的肩膀进行安抚,然而此时的刘丧已经完全陷入了自己的意识之中,对外界的刺激分毫没有察觉。张海客从那张用力到几乎扭曲的泣颜中看到的只有无尽的绝望与无助。

  

  一向看淡世事的他几乎要被这种沉重的情绪淹没了。

  

  刘丧的脸上已经全都是眼泪凝成的霜珠,源源不断的泪水却还在流出,眼看着就要结进眼皮里去。

  张海客想了想伸出手,指节犹豫着触上他的眼睑,却一下子被零下几十度的寒冷空气急冻在了刘丧的睫上。

  张海客愣了一下,几乎是下意识地凑上前去,贴近他的双眼轻轻呵气。暖热的吐息洒在刘丧的脸上,好不容易才化开了那点小小的冰晶,张海客立刻如同触电般收回手,想要向后退开之时,刘丧的脑袋却就势倒在了他的左肩。

  

  张海客彻底僵住了。

  

  短暂而急促的思考之后,张海客在捏晕他和抱住他之间选择了后者。这里的气温极低,一旦昏迷过去,很容易再也没有醒来的机会。张海客伸向刘丧后颈的手顿了一下,最终还是落到刘丧的后背,安慰地轻拍着他。

  

  这样的安抚意外地奏效了。张海客感觉到刘丧缩成一团的身体逐渐舒展开来,声嘶力竭的哭声也渐行渐弱,很快埋在他颈窝里的就只剩下带着抽噎的低泣。

  张海客梗着脊背,觉得脖子被刘丧的头发扫得有点痒。

  

  不知过了多久,终于连那揪心的啜泣声也逐渐消失。张海客侧过头去,小心翼翼地捧起刘丧的脸,发现刘丧已经安详地闭着眼,靠在他身上沉沉睡去。

  

  张海客注视着那睡颜,半晌,终是轻轻叹了口气。他松手揽着刘丧,把他顺回自己肩头,脱力的右臂也勉强抬起,温柔地搂住了刘丧的背。


评论
热度(43)
  1. 杨杨杨Lancelotios 转载了此文字
©Lancelotio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