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私信 归档 RSS 搜索

Lancelotios

查看更多 查看更多

[客丧]吊桥效应(4)

  大巴车在五个小时后抵达墨脱。刘丧跟着一群人下车的时候忍不住打了个哆嗦,这里的气温只有十几度,对衣衫单薄的他来说能够很好地提神。

  刘丧晃了晃脑袋让自己回神,打着哈欠跟张海客一起站在车旁看其他人卸行李:

  “还以为青藏高原会很可怕,来了之后才觉得其实也没什么。”

  张海客正打电话联络当地的旅店,听到这话转过头看了他一眼,沉默片刻,道:

  “你确实在上海住久了。”

  刘丧愣了一下,反应过来之后发现张海客又在揶揄他,脸上一垮,转头自己开始看手机。

  张海客打完电话收起手机,走回刘丧身边补充道:

  “墨脱的平均海拔只有一千二百米,几乎是整个青藏高原中最深的盆地,而且还是盆底最低的那个点。”

  刘丧向后退了一步,不服道:“你这是在恶意针对!”

  张海客摇头:“我只是在陈述事实。”

  

  一行人在墨脱镇中休整了一晚,于次日清晨出发。

  刘丧换上了张家人提供的雪地装备,负重四十公斤,以一个标准登山者的姿态随队前进。

  他虽然没有来过藏地高原地区,但这里的壮美风光向来是天下皆知的。一想到这是偶像曾经走过的路,难抑的兴奋感让刘丧几乎想带上自己所有的拍照设备,一路滴水不漏地记录下每一寸景色,而那群死板得要命的张家人竟然并没有对此提出异议,这让刘丧对他们的印象稍有改观。

  

  然而好景不长,很快刘丧就收回了这种改观的想法。

  没有人告诉过他,进入雪线后的道路会变得异常难走。一开始刘丧还能够一手撑着登山杖一手拍下沿途风景,但没过多久,这种旅行一般悠然的余裕就荡然无存了。

  陡峭狭窄的雪路,逐渐高企的海拔,很快刘丧就陷入了严重的高原反应中。最后拄着登山杖勉强跟着队伍走进吉拉寺的时候,刘丧整个人都几乎爬在了地上。

  

  张海客从大喇嘛的禅房出来,向房门内行了个藏礼,随即折回众人休憩的房间,轻车熟路地从庙屋的角落找到烤炉上的锡皮壶,冲了一碗酥油茶蹲下来递给刘丧。

  “向上师讨了点红景天加进去了,喝吧。”

  还趴着的那位喘着气又在地上窝了一会儿,这才艰难地爬起来接过碗,瘫坐在地上小口抿着,连话都说不出来。

  张海客看着他歪到脸上的眼镜,语气平稳道:

  “我要向你道歉,我们已经很久没有遇到高反这么严重的人了,所以没做药物准备。”

  刘丧哆嗦着嘴唇看了张海客一眼,又转头看了看四散在屋内的其他张家人,惨白的脸色还没完全恢复。

  后者倒是领会了他的意思,跟着他看了眼自己的族人,转回来从容解释道:

  “不用为此觉得奇怪,高原反应欺少不欺老,在场只有你是年轻人。”

  刘丧顿了一下,拼尽全力翻了张海客一个白眼,咕咚又咽下一口酥油茶。

  张海客就这么蹲在他身边守着,直到刘丧终于喘匀了气,开口第一句话却只有尚且虚弱的两个字:

  “放屁…!”

  

  刘丧看过张海客的身份证,那上面他的出生日期写的是1997年7月1日,香港回归纪念日。

  傻子都知道这肯定是假的,这人满身都是老狐狸的气息,就算脸年轻,也不可能是个比刘丧还小的小鲜肉。

  但是即使如此,看面相这群人也绝对算不得老年人。一行人中像张海客这样的青年居多,少有的几位中年人看起来也顶多四十出头,刘丧想也没想就觉得张海客又在唬自己。

  张海客对此倒显得很无奈,耸了耸肩无辜道:“我说的是实话。”

  刘丧又想开口,这时屋角的那几个中年人倒突然出了声,张海客转头听了一下,朝刘丧做了个“你自便”的手势,就走向那几个人的毛毡。

  

  那几个人交流时用的是粤语,但中间掺杂了一些客家话的音节,说话声音又小。刘丧竖着耳朵听了一会儿,也只大体弄懂他们是在说天气有变,暴风雪将至,接下来的行程也有待讨论云云。

  张海客站在他们旁边,不时随着话语点头,偶尔转过去看一眼木窗外的天光,眉头却是越皱越紧。

  等到刘丧好不容易缓了过来,那边的讨论似乎也告一段落。刘丧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就看到几个人一起转头看了过来。

  

  刘丧愣住了,一路以来这群人几乎没有正眼看过自己,连视线交流都没有。这一下子齐刷刷几双眼盯着自己,给人造成的精神压力其实是很大的,刘丧几乎下意识就绷紧了身子,往后撤了半步摆出了防御的姿态。

  张海客也跟着他们看了过来,看到刘丧这副样子,皱了皱眉朝他走过来。刘丧有些紧张地看着张海客走近拍了拍他的肩膀,却不料张海客开口说的并不是自己预期中的“我们要丢下你了”云云,而是一句让他意外极了的关心:

  “感觉怎么样?”

  刘丧茫然地眨了眨眼,舌头一卡,下意识就客套了起来:“还、还好……”

  张海客点头:“那就好。收拾东西,我们立刻出发,尽量赶在暴风雪前穿过最难的路段。”

  刘丧双腿一软,脸上丧得都快哭了,但还是咬着牙点了点头。


评论
热度(44)
  1. 杨杨杨Lancelotios 转载了此文字
©Lancelotio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