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私信 归档 RSS 搜索

Lancelotios

查看更多 查看更多

[客丧]吊桥效应(2)

  张海客倒了茶水顺手扔了纸杯,拿出手机从通讯录里拨出了一个号码。

  电话接通的“嘟”声响了两次,在第三次的一半突兀地卡掉,转为机械的电子声:“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用户暂时无法接通,请稍后……”

  张海客皱眉按了挂断,拿下手机看着屏幕,就见到屏幕上方突然跳出来一条微信新消息通知,是来自吴邪的语音:

  “你妈的香港佬有钱没处花是吧!这香港的号码打我福建手机,国际漫游费你给出吗!”

  张海客忍了忍,按下翻白眼的冲动,回头朝候机室里瞥了一眼。这条语音的音量再加上这个距离,稍加训练的张家人都能听得清楚,更别说以耳力见长的人了。

  

  好在吴邪只发了这一条语音,张海客迅速用单手拇指打字敲出一句话发了出去,顺便从兜里摸出烟和火机,弹了弹盒底叼出一根给自己点上:

  

  ——已经见到人了。我需要更详细的信息来决定接下来的应对方式。这个人到底哪里威胁到你和族长的安危了?

  

  信息发出,等待回复的间隙,张海客往上翻了翻聊天记录。

  吴邪在昨晚发给他了高崎机场的一列航班时间表和刘丧的照片,附带了这个人的简介,并特别注明:

  “这人小哥脑残粉,在调查我。速来帮忙控制住他,否则我和你族长都会有大麻烦。”

  这种传达信息的方式让张海客有那么一瞬间以为自己是替老大做活的马仔,或者是受雇于人专职刺杀的杀手。

  他当然立刻表示了疑问,但自那以后吴邪就不再回复了。于是张海客想了想,转手点开了族长的微信号,这个账号几乎没有使用的痕迹,但张海客知道,以那小鬼和吴邪的关系,需要联络其中一个而不能的时候,找另一个总是没错的。

  

  张海客重新点开了族长的消息窗,那里只有一来一回两条消息,都是昨晚他出发之前的:

  

  ——?

  ——嗯

  

  连句号都没有,但这种风格却恰恰证实了发信者的身份。彼时远在香港的张海客盯着消息窗看了很久,终是认命般叹了口气。

  于是第二天中午的现在,他便出现在了高崎机场,正窝在茶水间里等待“上级”的进一步指示。

  

  吴邪的回信来的有点慢,显然并不是一心一意地在跟张海客通信。张海客重新倒了一杯茶,顺便倒了杯咖啡,回身便看见放在一旁的手机再度亮起消息通知,这次是连续两条:

  

  ——这人本来只对着小哥花痴,后来莫名其妙开始盯着我了。我怕他再盯下去我腰要被小哥弄断。

  ——用你的脸解决他,贴身带,务必不要让他有机会乱跑搞事。

  

  张海客阴着脸看完这两条消息,久久没有回复。

  对于花痴族长这件事,他根本就没往眼里去。以那小子的实力和气场,除了那两个人之外也没人能近身。

  这怎么看都只是吴邪自己的麻烦,还掺了点桃色信息,现在居然要借着族长的名义让他来解决。这个解决是怎么解决法儿,张海客已经懒得想了。

  

  “你这是要让我当你的替sh…“指节飞动,张海客还没来得及打完字表示质疑,又一条新消息跳了出来,竟然是来自族长的。

  张海客顿了一下,删掉没打完的字退出聊天窗点进去,就发现那竟然是一张照片。

  

  张起灵略侧着身子对着屏幕,明显是他在自拍,而他身后让出来的空间里,那个叫刘丧的人正满脸兴奋地比出剪刀手。

  

  张海客捏着手机的动作定了很久,久到他无意识握紧的侧键都因为长时间按压而触动了关机界面,才终于吸了一口气。

  他划开屏幕重新点回吴邪的聊天窗,拇指在键盘上几乎快出幻影来:

  

  ——我这就去教他做人。

  

  发完消息,他把手机揣回裤兜,端着两只杯子就折回了候机室。

  

  候机室内,刘丧正举着着那支楔子,凑到眼镜底下细细端详。不过张海客迈出茶水间的同时,他就抬起头朝这边望了过来。

  张海客朝他点头,坐回沙发里把咖啡朝他推过去。

  刘丧看了看杯子,狐疑道:“你怎么会知道我要咖啡。”

  张海客不耐烦地摆手:“喜欢摆出精英商务男形象的小年轻都喜欢这一套。”

  刘丧一愣,顿时涨红了脸,眼镜下面那双眼瞪着张海客,闪来闪去也不好发作。

  

  张海客看着刘丧这副模样,不耐烦的神色少了几分,又化为刚到这时的那种戏谑的笑容,瞥了眼他手上的楔子咧嘴一笑:

  “看来我们可以合作愉快了。”

  刘丧满心只想瞪他,想想这可能真的是偶像的哥哥,忍了忍又憋了回去,深吸了一口气后点了点头,伸手与张海客握了一下算作契约达成。

  张海客抽回手搭在桌子上漫不经心地敲着,态度已经没了之前那种带着距离感的礼貌,连开口的语气都随意了起来:

  “吴邪介绍你的时候已经从你师父那里走通关系了,你不用回西安,直接跟我走就行。”

  刘丧刚把那根楔子收进公文包里,听到这句话又是一愣,转头诧异地看向张海客:

  “你在我答应之前就已经做手脚了?”

  张海客点头,毫无拐卖人口应有的自觉性,只径自继续道:“ 你有往来港澳通行证吗?”

  刘丧没接上他这个脑回路,卡了一下之后下意识就点了头,回过神来又挺胸作势理了一下自己的领带扣:

  “当然有了,这是基本的职业素养。”

  张海客看着这个小年轻努力撑起来的老成架势,扯了扯嘴角算是回应,再度点头若无其事道:“很好。这样的话我们回去整备的时候,不用把你丢在深圳的渡海港口泡着。”

  刘丧张了张口,终于还是没忍住开口气愤道:

  “你们这是虐待!”

  

  张海客抬掌朝刘丧怀里的公文包扬了扬,示意楔子你已经收下了,便道:

  “入队之后,一切行动听铁筷子的,这是基本的职业素养。”

  “…………!”

  

  张海客看着刘丧那张年轻的脸上一阵愤怒一阵丧气,终于在从香港出发之后,第一次发自内心地感到了愉悦。


评论(1)
热度(49)
  1. 杨杨杨Lancelotios 转载了此文字
©Lancelotio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