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私信 归档 RSS 搜索

Lancelotios

查看更多 查看更多

[客丧]吊桥效应(1)

食用说明:

  • 张海客x刘丧,拉郎配。

  • 中篇已完结,HE,清水。

  • 原著向,接《盗墓笔记重启篇·蜃龙海噬》完结后,瓶邪恋爱背景。

———————————————————————————————

  刘丧看了眼手表,心不在焉地把手搭回沙发扶手上无节奏地敲击着。

  高崎机场偌大的头等舱候机室中此时人并不多,三三两两的乘客都窝在分布各处的软椅或沙发中,彼此保持着疏离的距离。

  原本刘丧也应该和其他人一样,摊开手提或划动平板处理自己的业务。

  

  刘丧瞥了一眼脚边竖着的银色手提箱。

  他的“设备”已经走了托运,现在身边的箱子里只有主要用的几只手机、手提和一部单反而已。

  依照他一贯的作风,这样的闲暇之中,他本应打开那些电子设备,专注于其中存储着的另一个人、他的偶像——哑巴张的各种资料,那让他感到安心与满足。然而这一次,他第一次有了不敢面对那些影像的感觉。

  

  这次与偶像同行的旅途中,颠覆了他认识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

  他的偶像本该是高高在上、不食人间烟火的,像一个影子、一阵风、一切不可捉摸不可触及的高深存在,总之,决不会和他人产生什么过密的联系才对。

  但是偶像他和……

  

  在墓中见到的、听到的那些画面再度浮现在刘丧的脑海,他的脸一下子又有点热,赶紧不动声色地低下头摘下眼镜,作势掏出眼镜布擦了擦黑色的边框,这才抬起头戴回眼镜,恢复往常神色。

  然而他一抬眼,却发现身边有些不对劲。他手边的茶桌另一侧,与他相隔一臂半的沙发上多了个人。

  刘丧下意识转头看了一眼,整个人却猛地僵住了。

  他看到了一个不可能出现在这里的人,一个三小时前才在他面前开车载着胖子和他偶像扬长而去的人。

  

  ——那竟然是吴邪。

  

  刘丧瞠目结舌地呆了好几秒,而吴邪只是半个身子都歪在沙发上,托着下巴好整以暇地瞥着他,眼神里似乎有些揶揄。

  吴邪穿着身宽松的T恤和七分裤,配上运动鞋,让他整个人看着跟个大学在读的毛头小子似的,然而这正是诡异之处所在。

  他不该出现在这里,何况还是以这样一种姿态。这样孑然一身、两手空空的状态,让吴邪看起来好像只是个一不小心迷了路的学生。

  刘丧僵了一会儿,终于找回自己的声音,强压下内心的惊惧开口道:

  

  “你是谁?”

  

  被问到的人挑了一下眉,朝他一笑:“你有很敏锐的洞察力。不妨说说看你是怎么辨别的?”

  刘丧想要保持瞪视这个人的状态,然而他的定力还不足以让他将自己的心思完全伪装起来。在那个人开口反问的时候,刘丧的视线几乎是不受控制地朝那个人的脖子移了一下,于是那个人瞬间会意,坐起身露出了恍然的神色:

  “这确实是最好的切入点,不过这不是什么难事。”

  

  刘丧看到那人并起右手的食指中指,往他面前冒着热气的茶杯里蘸了一下,然后抬手摁上自己的脖颈,朝他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如同写字一样,那个人的喉头竟然随着他的指尖泛起墨色,深黑的线条在他的手指移开后仍旧缓缓蔓延,最终定型为一圈咒文一样繁复的符号。

  

  “你看,这样的话我也有那道疤了。”那人笑道。

  

  刘丧却丝毫没有被这种故作姿态的亲切表情唬住,他的双眼死死盯住那个人的双指,半晌,才抬头对上对方的视线,喃喃道:

  “你和哑巴张……你和他们有什么关系?”

  “我是他哥哥。”吴邪脸的人毫不迟疑道。

  刘丧皱眉,摇了摇头,“小三爷没有兄弟,不可能。”

  那人点头,从善如流道:“对,所以我是你偶像的哥哥。”

  刘丧一顿,彻底呆住了。

  

  自称哑巴张哥哥的人无视了刘丧的呆滞,摆了摆手继续道:“不是亲哥哥,不过我们确实是同辈亲戚,按年龄我比他大,算起来他要叫我一声哥。至于我的脸,你可以把这当做是天意弄人的雷同。”

  说着,那人从兜里掏出一张卡片,按在桌面上推了过来。刘丧愣愣地拿起来,发现那是一张香港居民身份证,照片上正是面前的这个人,只不过姓名一栏写的是“张海客”。

  

  “我叫张海客。我们从吴邪那里得到消息,听说你耳力很好,想来夹个喇嘛。”张海客说着,又从兜里摸出一根细长的东西放在茶几上。刘丧把身份证还了回去,看了看张海客,迟疑着把视线投向那个玩意儿,却并没有伸手去拿。

  那是一根象牙做的楔子,头圆尾尖,稍微有些弧度。圆头那一端还包着錾刻精细的金丝,尾端包金的部分用篆文阴刻着一个“张”字,一眼就能看出价值不菲。

  

  作为倒斗的新生一代,刘丧只是听说过这种东西,这还是第一次见到实物。

  旧时代铁筷子夹喇嘛的时候,常用这种楔子作为信物代表报酬。楔子上面刻有筷子头的标志物,等倒完斗了凭楔子领定金,万一人没了,家人也可以拿着楔子来领之前约好的钱。

  但一般的筷子头用的楔子都是竹简木片,或是铁片狼牙之类的东西,只作凭证之用。像这样楔子本身就价值高昂的情况,根本闻所未闻。何况纸币流通之后,楔子的价值已经远远不如银票,在现代社会则更是完全落伍,比起实际意义倒更像是一种旧社会遗俗。

  

  刘丧定定地看着楔子,好一会儿才转回视线,重新端详起这个自称张海客的人。

  张海客被他这么用视线来回扫视,倒是没什么不自在的样子,而是从容地继续循循善诱着:“这是信物,我们知道你的价格,付给你的报酬会依此翻倍。除此之外,你还可以向我提问。只要是我知道的,我会知无不答,不管是关于你偶像哑巴张——”

  

  他转手指向了自己的脸,“还是关于你现在正在偷偷研究的那位。”

  

  刘丧浑身一震,看向张海客的眼神里闪过一丝几不可察的动摇,随即又马上移开视线,竭力遮掩自己的破绽。张海客只是笑着看了看他,并没有道破:

  

  “东西放在这里,我去倒杯茶,你可以好好考虑一下。”

  说完,张海客站起身,端着杯子走向茶水间。


评论(1)
热度(63)
  1. 杨杨杨Lancelotios 转载了此文字
©Lancelotio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