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私信 归档 RSS 搜索

Lancelotios

查看更多 查看更多

[瓶邪]不写-辩手paro

起因是一个传言:

【双鱼座的人,一旦情绪激动就会掉生理性眼泪,根本无法自已】

没头没尾的架空段子,随便看看,随便写写。

辩手青年欢乐多,欢迎各位刚入大学的小伙伴加入辩论队(……)

  ——————————————————————

  张起灵低头在稿纸上速记着论点,即使比赛进行到自由辩结尾,已经和他这个一辩没什么关系——为了复盘,他总习惯这样做。
  
  稿纸上工整的钢笔字迹分列两边,“长生不老是/不是人类的福音”的标题下,条条直线连接彼此的论据,反方观点几乎全被圈了出来,由一个叉牵到正方论点上,明显的大势已去。
  
  把这种中性题目打成纯粹的价值辩,本来就是对方的失策。在己方严...

[瓶邪]九曲十八弯 (车 番外三)

一个段子,论瓶邪如何向胖子出柜。


——————————————————————


  从收到张海客的短信起,我心里就一直跟悬着东西似的,总觉得不痛快。然而我没有想到,有人比他们到得更快。

  

  胖子回来的那天正是晌午。我窝在沙发里看着电视剥豆子,就听到门外一阵鸡飞狗跳,隔壁大妈用福建话破口大骂,胖子浑厚的声音就从门口钻了进来:

  

  “您要塞我老母我没意见,不过您老公儿子肯定不乐意我找把枪送您上去塞她啊,得嘞,您可省省心吧。”

  

  我抬眼去瞧他,就见到胖子大包小包扛在身上,头顶上还挂着点沾了鸡屎的鸡毛,把东西往地上一撂,就抹着脸朝我抱怨:

  

  “他...

[瓶邪]一日梦·梦外 (车 番外二)

“我想和你一起起床”,是比“我想和你一起睡觉”更为浪漫的情话。
而“我愿与你一起面对”,大概就是瓶邪独有的爱语了吧。

————————————————————————————

  睁开眼发现自己面前伏着一个人影时,我的头皮立刻一炸,一股久违的紧张感刹那间让我绷紧了浑身的肌肉。
  我没想到现在还会遇到这种情况,但我马上意识到这种下意识反应的错误性,开始强迫自己用意识控制身体放松。
  
  在睡眠中被人控制,脱困的最好时机就是醒来而对方没有注意的刹那。为此,有意识地让自己醒来的时刻不被察觉到,是很必要的一种技能。
  
  黑眼镜曾经让我监视他睡觉,一连二十小时,一定要让我在察觉到他醒来...

[瓶邪]一日梦·梦里 (车 番外二)



  张起灵睁开双眼,铺天盖地的飞雪立刻遮住了他的视线。
  劲风裹挟着大块的白,从他眼前的灰暗中横向掠过,密密匝匝,极为迅速,却又极为静谧。
  他当即意识到自己现在的处境——这是一个梦。
  
  他闭了闭眼,试图让自己醒来。
  这个族群的人几乎从不做梦,训练有素的他们首先就不会让自己陷入大脑开始产生梦意识的深睡眠阶段。而让自己从睡眠状态中迅速清醒,则可以说是他们这群人从小的第一门必修课。
  
  然而再度恢复视野后,眼前却仍旧是那片无声的灰白色,不同的是,这次的默景之中,出现了几个人影。
  张起灵眯起眼看过去,发现那其中有几个他很熟悉的人。
  
  吴邪和王胖子在一支旅行队的护...

[瓶邪]雨打芭蕉 (车 番外一)



  我们来到雨村已经有几天了,虽然不能说完全融入了当地的小社会中,不过多多少少也开始习惯这里的各种日常。
  
  这间屋子不算很新,本来我在这方面也不挑,只是想找个僻静的地方好好隐居,于是就交代王盟,让他来这边盘一间地段好点的房子。没什么别的要求,大点,周围人少点就行了。
  
  王盟办事一如既往地毫无艺术感可言。当我们三个开着车,循着地址找到这里的时候,我几乎可以说当时就傻了。
  
  屋子很潮,后檐就贴着山。有六道细而分散的瀑布从山上挂下来,水流打在瓦片上,砸得满院都是散不开停不住的雨雾。
  这种房子当然周围人少了,像这样的山村在中国各地都有不少,青年人外出打工,连带着在外结婚...

[瓶邪]车(11)

  回过神来的时候,我感觉自己已经睡了一辈子那么长,然而残留的燥热却表明我昏过去的时间并不久。

  这种感觉就和极度困倦的时候秒睡一样,感觉上已经过去很久,实际上真正的时间流逝估计只有几分钟。

  

  身上似乎搭着衣服。我试着睁了睁眼,发现眼睛涩得不行,不知道上面糊了多少泪痕汗水。

  还好闷油瓶拔掉钥匙熄了火,我缩在衣服底下,昏昏欲睡地想着。要是我被他干到哭的样子全被他看下来了,那我真不知道以后该怎么面对他。

  

  然而当时的我并不知道的是:那天的月光其实很亮。闷油瓶背着光,所以我看不清他,但我的所有表情他却看得一清二楚。

  事后他告诉我这件事的时候,我简直羞愤欲死...

[瓶邪]车(10)

高速传送门:


http://weibo.com/2952019831/FhfKl44Ev


吴邪仍在,不见童贞。


下章完结。

[瓶邪]车(9)

日常传送门:


http://weibo.com/2952019831/FheVzt6Yo


这章是用来搞笑的,出戏/笑出声什么的不要打我(……)

[瓶邪]车(8)

高速传送门:


http://weibo.com/2952019831/Fh4S2i3z6


今天就暂时到此为止啦_(:з」∠)_

修好的存稿用完了,剩下的三章明天再修。

[瓶邪]车(7)

高速传送门:


http://weibo.com/2952019831/Fh4k9ABPS


深深担忧起这篇文的前途,感觉完结前大概没什么章节能在这里用文字发了(……)

[瓶邪]车(6)

依旧河蟹走外链:


http://weibo.com/2952019831/Fh3c53mFA


这章明明没有多少肉,啜泣(...

[瓶邪]车(4)



  这一下扑得极狠,力道和方向又都没什么把握,我和闷油瓶的嘴一下子磕在一起,牙花子碰得我整个上颌都疼起来。
  闷油瓶被我撞得一晃,倒是没有什么退避的意思,稳了稳身形后,甚至还游刃有余地搂上我的肩背,轻轻拍了拍。
  我正晕头转向地舔着舌头上的血腥味,被他这么一搞,一下子感觉自己刚刚的行为跟饿虎扑食无异,顿时有点尴尬。
  不过都到这一步了,尴尬也没什么必要。我直接就着这个距离抱住他的脑袋,凑过去亲他的嘴。
  
  反正这对他来说也不是头一回了,总不至于一脸懵逼地把我踹开。我给自己壮了胆子,抿了抿口中的血丝,张口含住了他的嘴唇。
  
  闷油瓶的嘴唇舔起来极软,和他给人的印象全然不同...

[瓶邪]车(3)



  我想通闷油瓶话里的意思后,第一反应居然不是震惊,而是想立马把车开回去,抱着胖子嚎啕大哭:王同志啊,我们家瓶仔终于长大了,都他妈会耍流氓了。
  
  闷油瓶在把鬼玺交给我然后捏晕我之后,居然还亲了我。我瞬间觉得这个事态有点恐怖了,难不成别说是初吻,我连初夜都交代给他了?
  想想又觉得不可能,虽然我不知道自己昏厥了多久,但是醒来后返程时并没有觉得身体有什么异样。他一心只想让我安全返回,自然也不可能做出这么禽兽的事。
  (在这里我其实犯了个错误。我的思路直接就冲着当时是自己被闷油瓶搞了的方向去了,根本没考虑过另一种可能性。所以这之后发生的事情、我们之间的一些关乎男人尊严的决定性关系,我...

[瓶邪]车(2)



  我们的车行驶在大兴安岭绵延的山脉上端,山上的公路修得不太宽,充其量能勉强算作双行道而已,好在一路上不怎么碰见别的车。没有会车压力,我也就安心地放下车窗搭在车门上,单手把着方向盘散漫地开着。
  
  黄昏的夕阳朝山脊上毫无保留地倾泻着一天的余热,日光穿过上层形成大片的火烧云,金红色的天幕壮美得像是用足了颜料的油画,尽管稍微有些刺眼,我还是没舍得拉下遮光板。
  类似的景致其实我这些年见过不少。不仅长白山上,墨脱的雪山群中,俯瞰康巴落的岗仁博格峰在黄昏时分也会形成类似的风光。从阿拉善盟向西深入巴丹吉林沙漠,住在古潼京的那段时间里,我踏在古潼京的白色沙丘上,经常会一晃眼以为自己正身处青铜门...

[瓶邪]车(1)

·原著向,前接《十年》篇结尾
·中篇HE,大篇幅飙车,慎入
·盲狙高考作文-江苏卷产物

——————————————————————

  我们在那道火山缝中的温泉边略作修整后,就沿着上次的路线原路折返。
  
  小花派出来护送我们下山的人不多,只有一个郎中,两个脚夫,和一个打手模样的人。我心说有闷油瓶和胖子在,这长白山的雪线上就算有康巴落外的那种雪豹,也不能拿我们怎么样。但四个伙计都没有表现出丝毫的犹豫,我也不好多说。
  
  小花能安排到我这边的,必然是他认为可靠的人,既然如此,被委派了任务就没道理会中途折返。我知道把我们送下山后他们多半还要返回...

[瓶邪]贴秋膘

  • 原著向,前接《蜃龙海噬》结尾;

  • 短篇HE,后半段是车

  • 其实是《吊桥效应》的番外前置,不过独立性太强,故而单分出来。

  • 同名的客丧篇……正要写(…)

——————————————————————————————


  送走刘丧这个打表计费的喇嘛之后没多久,张海客那边就传来了接手的消息。我们剩下的一拨人在武平停留了几天,商量了一下之后的日程。

  我把之前那带着齐羽名字的水靠照片和丁兰尺一起给二叔看,再加上突然出现的黑眼镜从旁佐证,很快就让二叔确认了这件事的复杂程度。

  齐家人行事隐秘,极擅风水术数。黑眼镜在前一点上虽然半点不着调,但真论起这些玄学上的东西,倒确...

[瓶邪]青葱与岁月

  • 原著向,短篇HE,有车尾气

  • 梗取自三叔访谈内容:

  • 1.吴邪小名叫鞋垫。  2.吴邪初见小哥说的话是:“鹅家的葱是不是你给偷摘滴!”


——————————————————————————————

  那是三十多年前的事儿了。

  

  长沙这地头的火炉天在全面城市化之前就初具雏形,再加上冒沙井的地又干,整个村子除了那条环村的河流之外再无什么水凉处。晌午的天气,站在外面四处望,土路上贴近地面的空气都能烤得扭曲起来。

  张起灵对此倒不甚在意,只是静静地站在屋外的檐头下候着。

  

  吴三省和陈文锦在屋里说着话。早先还是正经地谈着关于此次西沙的行程,后...

为Yanni太太疯狂打call!!!

BarbibulNi:

“九点鸡眼黄沙,龙脊背,速来”

[客丧]吊桥效应(18)

  张家的救援在第七天的上午抵达。

  张隆半带着人下到雪谷中的时候,正望见张海客和那个小个子互相搀扶着朝这边走来。

  张海客伸出手遥遥招着,高兴地冲领头的张隆半喊道:

  “叔!”

  

  张隆半和周围人的脚步同时顿了一下,随即不着痕迹地继续朝前走去。

  这不是该在外人面前出口的称呼,之前来时,一路上张海客都做得很好。张隆半略显诧异地看了看已经走到近前的张海客,又瞥了眼他搭着肩头的那小个子,沉默片刻,向他点头致意。

  小伙子愣了一下,挂起拘谨的笑容朝他回了一礼。

  

  之后的路程便乏善可陈起来。一行人按原路返回吉拉寺,在墨脱略作歇脚之后,便马不停蹄赶回林芝机场,...

[客丧]吊桥效应(17)

  在谎言面前,很多时候一瞬间的迟疑就意味着默认。

  张海客没有回答,但刘丧知道,这已经是他的答案了。刘丧深吸了一口气,闭上眼,许多之前没有在意抑或刻意忽视的矛盾在这一刻一齐涌入他的脑中,清晰而又沉重,压得他几乎喘不过气来。

  

  还未见面就已经在师父那边走通了的交接,

  张家人齐刷刷投向自己的冷漠视线,

  坠崖之时闪动在上空的两道灯柱,

  对绝境存活从未怀疑过的自信,

  孤身外出时表露出来的从容,

  ……

  

  刘丧从未觉得自己过人的洞察力如此令人生厌过,然而他控制不住自己的思想。

  筑沙成塔的信任一旦掉落一角,剩余的坍塌便如山崩之势而不可止。...

[客丧]吊桥效应(16)

  焰枪融到最后半尺,冰层已经整个剔透起来,下方的黑影在夜色中显出清晰的人形来。

  张海客让刘丧去取了冰镐,对着凹坑的底面凿一圈拳头大的通孔出来,自己则转身去拖来了装备包和几件之前摆在地上的装备,在一旁的地面上放好风灯为他照明。

  

  高温灼烧过的冰块很脆,刘丧十几镐敲下去,就已经在底层凿出了欧盟旗帜般的一圈整齐的孔。饶是如此,抡镐子也免不得要用到腰力,很有几次扯到了肋部的骨伤,疼得他脸色都有些发白。

  张海客见状,立刻叫停了刘丧,后者正要弯腰去凑近那些孔洞上方观察,被张海客一把拉到旁边护住。

  

  “下面那么多尸体,说不定有腐殖毒气,小心点。”张海客冲他摇头,抽出支冷...

[客丧]吊桥效应(15)

  两人头对头瘫在地上,用大字型摆开手脚躺了很久。直到张海客率先起身,不由分说地把他拉了起来,刘丧才感觉到自己整个人都快冻硬了。

  

  “这种天气出了一身汗还久久不动,再躺一会儿我就只能用冰镐把你敲出来拖走了。”张海客抽回手吐了口白雾,拉回雪镜就转身去提地上的背包。

  刘丧诺诺点头,活动了下手脚,发现全身上下都是凝下来的凉汗。各个关节更是上了冻一般,生涩得能扭出响来,想来是刚才不要命地一路跑来消耗太大,半天都没能恢复。

  

  然而冻住了也还是得走,他们两个好不容易才从鬼门关逃回来,不能在这种地方一激动就丧了命,那太憋屈了,张海客显然没有这种打算。

  

  剧烈运动之后...

[客丧]吊桥效应(14)

  雪雾弥漫之中,巍峨的岗仁博格峰静静地矗立在群山连绵的深处,彷如与远处的天尽头印在了一起。

  张海客回头瞥了一眼那可望不可即的耀眼峰顶,随即收回了视线。那里原本曾是他的目的地,但现在不再是了。

  

  背包早已收拾妥当,几乎有半人高的那个因重量而深深陷进了雪地中,而另一个干瘪很多的则靠在大个儿的侧面。两只登山包的上面都落了层薄雪,显然已经有一阵子没动过了。

  

  张海客在等。

  

  张家人永远都是在行动中的。漫长的寿命使得他们的阅历远超常人想象的极限,对于任何事物,他们的处理永远是行动与思考一同进行的,鲜少有什么东西能够让他们停下来仔细去思考,而张海客现在却坐在地上...

[客丧]吊桥效应(13)

  僵硬的对视持续了很久,直到因紧张而停滞的呼吸再度引起强烈的眩晕感,刘丧才终于回过了神,颤抖着缩回手,整个人以极轻、极慢的动作向后退。

  那一片冰面在日光照耀下反射出泛白的光,刺得刘丧眼睛发痛,然而他却没敢移开视线,始终死死地盯着那个方向,直至他的后背最终挨到洞口搭着的防水布。

  

  纤维布料和外衣摩挲的悉索声响唤回了刘丧的神智。他整个人猛地一松,随即开始歇斯底里般的大口喘气。大滴的汗珠顺着他的鬓角、鼻尖流下,随着身体的战栗抖落地面。

  

  冰层之下的东西显然是不会动的,然而即使只是看清轮廓,不久前南海王墓中那极度恐惧的回忆还是破堤一般疯狂涌入刘丧的脑中。

  尽管周围...

[客丧]吊桥效应(12)

  等待。

  毫无目的地等待着。

  山谷之下的风雪不及山间那样强烈,更多时候甚至连风声都鼓不起来。防水布遮出来的一方屏障之中,刘丧经常连外界的声音都不怎么听得到,陪伴他的只有静谧而已。

  

  这是极为安全的环境了,张海客给他留下的物资几乎足以支撑他在这雪原中宽裕地存活好几天,然而刘丧的心情却不比之前在南海王墓的排水层中要轻松,他从未想过单纯的等待竟能比以身涉险更难熬。

  

  来到这里的时候,刘丧还没有恢复神智。留在他印象里的只有身下抱着的可靠脊背,以及一步一步稳如磐石的前行。

  他不知道从坠崖处到这里有多少路程,不知道现在身处的是什么方向,更不知道山间呼啸的横风可能...

[客丧]吊桥效应(11)

  兴许是受伤的缘故,这一觉两人都睡得极沉。张海客醒来时,少有地觉得浑身都僵得厉害。

  这种僵硬不单单是因为两人直得跟钢板一样井水不犯河水的睡姿,同时也是因为身体启动了自愈机制。

  重伤之后的身体会最大限度地调用代谢能力,来对伤处进行填补,其代价就是痛觉的全面苏醒和强烈的疲惫感。

  张海客动了动右手,发现即使只是做出单纯的抓握动作,也会引起整个手臂乃至肩头的强烈酸胀感。

  

  这是个好兆头,张海客知道这意味着他的身体即将恢复最低限度的行动力,至于过程和副作用——那不过是无足轻重的小事而已。

  

  他运了一口气,用压在身下的左臂支起上身,翻身坐正了往睡袋外撤出一点,尽...

[客丧]吊桥效应(10)

  张海客回来得很快,当他端着重新加热后的杯子钻回雪洞中时,正看到刘丧用一个别扭的姿势把手伸进衣服里面,似乎是在摸着自己的胸口。

  

  场面一度变得十分尴尬。

  

  刘丧脸色一红,赶忙把手抽出来。他只是想模仿张海客触诊的手法去确认自己左肋的伤情,这一下子却有点不知所措起来,好在后者对此也并没有什么表示,只是将杯子重又塞回他手里示意吃掉。

  

  刘丧轻咳了一声,随口问道:“那你呢?”

  “吃过了。”张海客坐了回去,拉开外衣的拉链,低头整理着之前被刘丧尽数割成开衫的里衣。

  那明显就是回避讨论的答法,刘丧瞄了眼手中的杯子,钢灰色的杯沿光洁如新,根本就没人碰过,于是便...

[客丧]吊桥效应(9)

  兴许是考虑到张海客是哑巴张的哥哥这层关系,刘丧并没怎么在张海客面前隐瞒他和哑巴张初识的经历。在给刘丧摸骨诊伤的过程中,张海客只用寥寥的几句话和一些话术,就轻易勾出了刘丧第一次下斗、也是第一次见到张起灵的故事。

  

  那是世纪初的事情。

  彼时的刘丧还是个毛头小子,被癞头咕子捡回去带了三年,也还是站着都没小轿车高,整个人都瘦弱得要命。癞头咕子想着刘丧刚刚开了耳,是该试试看他的水平,就夹了一只喇嘛,让刘丧以他的名号去掌灯。

  这一是要显摆自己的名号,我癞头咕子点的徒弟,哪怕是个屁大的小子,到了斗里你们也还是得听着他的分配。另外一方面,这也是在试刘丧。如果养了三年还开了耳的娃娃到...

[客丧]吊桥效应(8)

  刘丧醒过来的时候,感觉自己睡了有整整一个世纪。

  他用了很久的时间才找回身体的知觉。睁开眼,他首先看到了一片昏暗,有摇动的火光投在面前,似乎是从什么缝隙斜进来的。他能看到上方冰雪折射出来的微光,而自己似乎正躺在一个睡袋之内。没有风,四周静得出奇

  他迟缓地眨了眨眼,在想起之前的事的同时,猛地翻身从睡袋中坐了起来。

  

  张海客听到动静提灯端着杯子进来时,正看到刘丧诈尸似的一下子从睡袋中弹起来。

  他诧异地看了刘丧一眼,侧身放下防水布搭帘走到人面前,把手中还带着烫手温度的不锈钢口杯递给他:

  “吃吧,煮过了的。你的吞咽功能应该还没恢复,没法直接啃压缩饼干。”

  刘...

[客丧]吊桥效应(7)

  张海客背着刘丧一步一步地蹒跚前行。冰天冻地的雪谷中,苍茫大地之上仿佛只剩下了这么一双人。

  

  刘丧从那个点头之后恢复了自主呼吸,但神智仍旧没有回归,只能根据张海客的指令做出简单的行动。

  张海客知道这是重大刺激之后的应激反应。刘丧显然是第一次经历这么恐怖的突发险境,再加上之前还动用了全部理智来强令身体动作,现在他能够有这种程度的恢复已属不易,别的就没法指望了。

  

  张海客再次抬手举到刘丧面前晃了晃,然而刘丧还是那副老样子,只有当张海客的手指猛地靠近他的脸前时才会条件反射地眨一下眼,别的时候都是保持着呆滞的视线,一言不发地看向地面。

  张海客认命般叹了口气,拎着刘...

[客丧]吊桥效应(6)

  刺骨的山风咆哮着闯过张海客的耳旁,堵塞了他的一切听觉。急速下落之中,柔软的雪花撞在护目镜上都能砸得砰嗙作响。

  张海客侧过头看了眼之前去路的方向,有闪动的灯柱穿透雪雾打了下来,是前面的族人对他跳崖时打出的灯信的回应。

  确定族人收到了回信,张海客便丢开手电,反手从侧袋拔出绳钩发射枪,解开搭扣后用力甩掉了背包。

  

  他需要尽可能地减少风阻。

  

  刘丧是在他之前坠崖的。即使从他发现情况到跟着跳下中间不超过两秒钟,两人之间的落差也已经拉开到了几乎无法看清人的程度。

  张海客在疾坠中调整身体,让自己以一个近似跳水者入水的动作向下落去。这个动作使得他所受到的阻力大大减...

[客丧]吊桥效应(5)

  在张家人的建议下,刘丧在喇嘛庙丢下了几乎所有的电子设备和多余工具,只留下了最基本的户外用具和食物。

  “反正风雪一起就什么都拍不到了。别说是景色,哪怕是走在面前的人,五米开外也是连影子都看不清的。”张海客如此道。

  于是刘丧也只能选择听从。

  

  藏地诡谲的环境已经用高原反应给他上了第一课,接下来的路,看张家人的反应就知道肯定极为恐怖。在这种情况下,顺从有着专业登山经验的他们是最明智的。

  更重要的是,被折腾得几乎半死的刘丧真的没有力气去负重那么多了。包裹减重到二十公斤,刘丧背了一下却还觉得直不起腰来。而一旁的张家人则是很从容地倒出了所有的登山装备,在刘丧目瞪口呆的注视...

[客丧]吊桥效应(4)

  大巴车在五个小时后抵达墨脱。刘丧跟着一群人下车的时候忍不住打了个哆嗦,这里的气温只有十几度,对衣衫单薄的他来说能够很好地提神。

  刘丧晃了晃脑袋让自己回神,打着哈欠跟张海客一起站在车旁看其他人卸行李:

  “还以为青藏高原会很可怕,来了之后才觉得其实也没什么。”

  张海客正打电话联络当地的旅店,听到这话转过头看了他一眼,沉默片刻,道:

  “你确实在上海住久了。”

  刘丧愣了一下,反应过来之后发现张海客又在揶揄他,脸上一垮,转头自己开始看手机。

  张海客打完电话收起手机,走回刘丧身边补充道:

  “墨脱的平均海拔只有一千二百米,几乎是整个青藏高原中最深的盆地,而且还是...

[客丧]吊桥效应(3)

  飞机从香港出发,几经转机降落在林芝的时候,已经是两天后。

  

  在这毫不间断的两天辗转之中,刘丧逐渐对张海客和他所在的组织有了一定的了解。

  如张海客所说,这群人似乎真的属于一个姓张的大家族。通过海关的时候,刘丧曾经偷偷瞅到过他们的护照,上面一水的张姓,经常还会出现同样的辈字。

  张海客说他自己是海字辈,不过他的弟弟、刘丧的偶像则并不在此列。他属于家族中另外一个更庞大且严谨的体系,和这一群人是不同的。

  刘丧看了看其他的张家人如同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冷淡表情,心说这哪里不同,看脸就觉得这绝对是亲戚,亲生的那种,反倒是张海客这个活跃分子看起来更格格不入一些。

  张海客似...

[客丧]吊桥效应(2)

  张海客倒了茶水顺手扔了纸杯,拿出手机从通讯录里拨出了一个号码。

  电话接通的“嘟”声响了两次,在第三次的一半突兀地卡掉,转为机械的电子声:“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用户暂时无法接通,请稍后……”

  张海客皱眉按了挂断,拿下手机看着屏幕,就见到屏幕上方突然跳出来一条微信新消息通知,是来自吴邪的语音:

  “你妈的香港佬有钱没处花是吧!这香港的号码打我福建手机,国际漫游费你给出吗!”

  张海客忍了忍,按下翻白眼的冲动,回头朝候机室里瞥了一眼。这条语音的音量再加上这个距离,稍加训练的张家人都能听得清楚,更别说以耳力见长的人了。

  

  好在吴邪只发了这一条语音,张海客迅速用单手拇指...

[客丧]吊桥效应(1)

食用说明:

  • 张海客x刘丧,拉郎配。

  • 中篇已完结,HE,清水。

  • 原著向,接《盗墓笔记重启篇·蜃龙海噬》完结后,瓶邪恋爱背景。

———————————————————————————————

  刘丧看了眼手表,心不在焉地把手搭回沙发扶手上无节奏地敲击着。

  高崎机场偌大的头等舱候机室中此时人并不多,三三两两的乘客都窝在分布各处的软椅或沙发中,彼此保持着疏离的距离。

  原本刘丧也应该和其他人一样,摊开手提或划动平板处理自己的业务。

  

  刘丧瞥了一眼脚边竖着的银色手提箱。

  他的“设备”已经走了托运,现在身边的箱子里只有主要用的几只手机、手

一条食用说明。

弃置好几年的号,为了给817开屏应援而找回来用的。


以后刷的都是【盗墓笔记】相关,以前的小伙伴们如果不感兴趣的话可以取关了哦~感谢大家一路以来的支持,我要踏上新征途了!(……)


……不,说笑的,也还是不会太常用LOF的啦,重启只是为了应援,应援。


大本营在微博


堆放文章的大号【Lancelotios】:http://weibo.com/Lancelotios


平时刷博的小号【实心的吸管】:http://weibo.com/u/2952019831


搬运的旧文都在微博大号【Lancelotios】那边有合集堆放,如果飙车被河蟹……也是在那边找(.


以后开...

©Lancelotios | Powered by LOFTER